追蹤
神機妙算劉伯溫
關於部落格
+ 歡 迎 所 有 喜 愛 " 劉 劇 " 的 朋 友 +
  • 87259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神機妙算劉伯溫劇情

2/9(五)劇情不完整版   阿秀發現密室後,壯著膽子走進密室,密室裡囚著一個人,這個人用鐵鍊被鎖著,正是陶溯。後來又在玉芙蓉與陶潛談話時發現陶潛的蹤跡,此時玉芙蓉也發現有人在看到陶潛了。(PS.這段剛剛回到家有點漏看)阿秀一發現陶溯與陶潛的蹤跡後,就立刻離開芙蓉坊。在回國師府的路程中,被鬼面人追到,阿秀立刻放聲大叫救人喔~(我說,這時候叫救人喔有用嗎?)鬼面人出手如電,點了阿秀的穴道就把她帶離了現場。   另一方面,陶潛的傷勢越來越嚴重,不得已的陶潛再度來到陶溯的面前,並拿出從蔡天嬌畫的圖形問自己的大哥圖形中意欲何指。陶溯說弟弟你是聰明人,應該看的出圖裡畫的就是紫河車。陶潛苦苦的哀求陶溯救自己,玉芙蓉在回到房裡後發現陶潛不見了也來到了囚禁陶溯的地牢中。她要陶潛不要求陶溯,陶溯也一副他不是神仙救不了命的樣子,並問二人蔡天嬌是否已懷有身孕,兩人皆無做正面的回答。但是陶溯又表示可以暫時保住陶潛的性命。玉芙容為了愛人,問陶溯如何肯救人,陶溯說很簡單有兩個條件,一是他要見到楚峻,二是解開他的鐵鍊鎖。此時陶潛的病又發了,玉芙蓉說他們會慎重考慮陶溯的提議便急急忙忙的扶著陶潛離開。   天嬌感覺胎動有異,這讓這對新手父母亂了手腳,楚峻說要是家裡有個長輩就好了,這樣就可以知道天嬌有什麼問題。天嬌在喝了茶後說她沒事了,但楚峻仍不放心,堅持要帶天嬌去看大夫,天嬌也沒懷過小孩,於是同意楚峻的提議。石猴發現如玉不在房中立即稟告玉芙蓉,玉芙蓉猜出偷看他們的人是如玉,要石猴立即把人抓回來。   肉粽悉心照顧旺來,不放心的劉伯溫也再度為旺來施針,肉粽問劉伯溫旺來不會死對嗎?劉伯溫不做正面的回答。就在此時旺來突然整個坐起身,大概是因為在睡夢中也擔心阿秀的安危而大叫阿秀危險。這一叫把劉伯溫嚇到,要肉粽照顧旺來,自己到了書房為阿秀卜了一卦,卦象上顯示阿秀有即時的危險,這個卦象讓劉伯溫心急如焚。此時胡惟庸正好來訪,國師提議要立刻查封芙蓉坊,請相爺到應天府調派人馬。因為他是國師只能為皇上出謀劃策,調派兵馬的事還是只有官居相位的胡惟庸才能辦的到。胡惟庸不明白一向冷靜的國師為何會如此心急,因為他們並沒有十成十的把握陶潛躲在芙蓉坊,查封芙蓉坊理由不太充分。劉伯溫無奈的表示因為他已卜算出阿秀有即時的危險。胡惟庸卻老神在在的表示阿秀有危險關他什麼事,劉伯溫情急之下只好說你明知道阿秀對我十分重要。相爺卻還是不打算幫忙的樣子,劉伯溫只好又提起皇上的手諭,但胡惟庸說救阿秀是你個人的私事,皇上的手諭對我沒用。劉伯溫只好再三請求,相爺說要他欠自己一個天大的人情才肯幫忙。劉伯溫痛快的答應了。胡惟庸卻還想調調劉伯溫的味口,說要現在跟劉伯溫算一算他所欠他的人情。劉伯溫說此時此刻他無法計算,只要救出阿秀,隨便胡惟庸要怎麼算都可以,胡惟庸這才滿意答應明日一早到應天調派兵馬,二人早上在芙蓉坊門口相見。   應天府尹收到胡惟庸的派兵令後,到芙蓉坊找玉芙蓉警告,並說他為了幫忙她得罪相爺,要向玉芙蓉拿回自己的花酒名冊,玉芙蓉說事情還沒結束,要應天府尹再度配合。在應天府尹離開後,玉芙蓉立刻命立石猴發給多位大人書信,她說她早就想到有這麼一天,幸好她已有萬全的準備。   一大早劉伯溫和胡惟庸來到芙蓉坊,想不到芙蓉坊早就官員齊聚,並且按兵不動,沒有任何人查封芙蓉坊。雖然劉伯溫說陶潛人一定在此,但玉芙蓉說沒有確切的證據誰也不能搜查芙蓉坊。胡惟庸在旁要玉芙蓉不要把事情鬧大,玉芙蓉說她決不可能讓人搜查,並說相爺應該不是個霸道之人。胡惟庸卻笑著說如果我是呢?說完就命立應天府尹搜尋。沒想到應天府尹及一干官員竟然不惜下跪也要抗命,此舉讓胡惟庸氣炸。劉伯溫看情勢如此,知道要搜查困難,也就不拐彎抹角的要玉芙蓉把阿秀交出來。玉芙蓉說這裡沒這個人,劉伯溫回說阿秀就是如玉。玉芙蓉說如玉不在,劉伯溫不信堅持要搜。玉芙蓉說他們這裡是個妓院,所有的妓女都忙到早上才起睡,相信劉伯溫不會強人所難。劉伯溫卻態度強硬,堅持要搜。胡惟庸也在旁幫腔,他告訴玉芙蓉,如果今天不讓劉伯溫搜的話,劉伯溫可能會放火燒掉她的芙蓉坊。玉芙蓉說如果阿秀那麼重要為何劉伯溫要讓她來芙蓉坊,並堅持阿秀早就不在芙蓉坊,如果國師沒收到呢?劉伯溫說如果沒搜到那阿秀也是在芙蓉坊失蹤的,芙蓉坊裡的人難辭其咎。兩人態度僵持不下,玉芙蓉更說今天誰都可以搜芙蓉坊,就劉伯溫不行!相爺一聽立刻出來打圓場說既然如此他的人總可以搜了吧?於是派屬下進去搜,當然是撲了個空。相爺看跪了一地的官員,小聲的告訴劉伯溫既然阿秀不在官員又跪了一地,再鬧下去不好看,劉伯溫只好悻然離開。應天府尹在兩人走後對玉芙蓉說他今日已為她得罪相爺,他明白相爺是個有仇必報的人,自己恐怕有會麻煩。玉芙蓉說對各位大人的幫忙她一定會感激在心,眾大人說不要她的感激只想要回自己的花酒名冊,但玉芙蓉說相爺既然不會善罷干休請各位大人再配合她,並沒有把花酒名冊交還眾人。   回到國師府的兩人十分生氣,劉伯溫直說他低估了玉芙蓉的實力,也怪自己實在太過莽撞。胡惟庸則恨自己丟了臉面,居然無法調派兵馬,那些官員當眾給他難堪。他又問劉伯溫事到如今要怎麼辦,劉伯溫坦承失去阿秀讓他方寸大亂,他現在沒有任何想法。胡惟庸說不管他如何,他有一件事一定要走,他說他要進宮面聖請來走馬符牌。此牌可以調動御林軍,就算那些官員有十個腦袋也不敢抗命,除非他們想就地處決。說完胡惟庸就離開,留下一臉煩惱的劉伯溫。   胡惟庸進宮面聖的途中遇到鬼面人,膽小的轎夫早就逃之夭夭。兩人就在宮門外動起手來。正巧陪著蔡天嬌來看大夫的楚峻看到了,立刻加入戰局幫忙胡惟庸。鬼面人的武功高強,幾次幾乎要傷到楚峻但不知是何原因又停手,除了楚峻本人十分狐疑外,也讓在旁觀戰的胡惟庸心生疑竇。鬼面人無法傷害楚峻,又無法攔住楚峻,只好離開。楚峻本來要追,但胡惟庸說別追以防有詐,並告訴楚峻自己急著進宮面聖,再晚宮門就關了,要楚峻把今天的事告訴劉伯溫,順口還問了楚峻為何鬼面人對他多次手下留情,楚峻難以回答。胡惟庸看的出來其中一定有事,但礙於時間並無再細細追究。   楚峻與蔡天嬌來到國師府告知剛才發生的事,劉伯溫說旺來和古桐的傷勢有些不同,懷疑鬼面人不只一人,並說五陰毒掌在當年陶溯滅了五毒教就已毀去此武功密笈,不知為何重現江湖。天嬌擔心阿秀,國師也大概的交待了一下今天去芙蓉坊救阿秀失敗的事情給兩人知道。楚峻聽了對母親更不能諒解,天嬌忍不住問劉伯溫阿秀的狀況,劉伯溫請天嬌賜字,得一字乾。劉伯溫說抓走阿秀的是個男的,因為乾屬陽,而且他現在必有所求,因為乾字有個乞字在內。又說阿秀可能二十日之內才能歸來,聽的大家都為阿秀擔心。此時肉粽送來一封書信,劉伯溫打開一看發現是阿秀的耳環,信上又說如果想要耳環的主人平安,就要停止對芙蓉坊一切行動,不然耳環的主人會有生命危險。劉伯溫立刻問是誰送信來,肉粽回答是一個五歲小孩收了三文錢之後送來的。   回到書房的劉伯溫,看著他為阿秀畫的畫,喃喃自語的祈求阿秀為了自己為了他一定要保重,並說一直以為保護著阿秀才是對的,自己到現在才瞭解阿秀為他擔心受怕有多辛苦,因為他現在正嘗到這樣的苦果。又說他多希望自己不是劉伯溫,可以不必承受這種天命。肉粽在此時出現,看著沉默不語的劉伯溫,他小聲的問先生你在想事情嗎?劉伯溫承認了並問肉粽有什麼事。肉粽回答相爺來訪。   到了大廳胡惟庸興高采烈的說他已求得走馬符令,說立刻就可以查封芙蓉坊。劉伯溫卻不見一點喜色,並且表情十分為難。胡惟庸查覺後問發生了什麼了,劉伯溫說現在不能查封芙蓉坊。胡惟庸聽完大怒,說他可是在皇上面前好說歹說才求得這珍貴的走馬符令可以讓他去救阿秀,沒想到劉伯溫不領情。劉伯溫有口難言,胡惟庸看他真的不打算查封芙蓉坊,氣的說劉最好是有天大的好理由。劉一句話也不說默默的拿出收到信,胡惟庸看完知道劉是為情無法動彈。他說這鬼面人真厲害,居然知道劉的弱點並扼住他的咽喉。劉伯溫坦言阿秀確實是他的弱點,也確信鬼面人一定是瞭解他的人。胡惟庸說阿秀跟他沒什麼關係,還是打算查封,但劉伯溫面有難色,氣的胡說最好劉還有什麼後路,別忘了他們都只有七天,要是劉害他被皇上賜三尺白綾就不要怪他到時候不顧阿秀的死活。劉伯溫面對一堆棘手的問題,無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